污物语

【A团/贵乱/智中心】BIG LONELY FISH 1.2-1.4

注意:

新手,三禁

三观不正,全员OOC,非常不正,各种意义上!

所以,如果觉得接受不能的亲请温柔地点×和退出,求别挂,谢谢【土下座】

包含山组和竹马情节,请谨慎阅读,谢谢。(此章利达未上线)

------------这是阅读注意后觉得OK的分割线---------------

晚上回到家后,相叶来不及吃饭,便打开电脑查询东京府附近的孤儿院。市内政府管理的孤儿院距离市区很近,而且看起来条件也很不错的样子,只不过领养手续和条件非常复杂严苛,网站首页上醒目的“领养人必须为30岁以上异性已婚夫妻”要求,刺眼的红色字体让相叶苦笑不已。

看来事情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相叶有些茫然地滑动着鼠标,搜索网站上花花绿绿的链接图标让他感到有些烦躁,突然,就像是命运一般,一个名字突然闯进了相叶的视线中。

“山之家私立福利院”

黑色的字体,没有介绍,也没有广告链接,孤零零地呆在页面最底端,好像不希望被人发现的捉迷藏的孩子,相叶却有一种终于找到了的喜悦感。

他迫不及待的点进去,首页上是一座矗立在市郊区的,看起来像是昭和年代的大洋房,四层高的仿德式建筑,似乎还有改建的凉亭花园。

不错嘛,相叶点点头,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好,图片下方是福利院的简介,山之家私立福利院,原名“圣玛利亚儿童之家”,昭和十三年,为了因战争而流离失所的孩子,从美国回来的商人喜川多扩在自己老家的旧址上建了一所天主教福利院,专门收养照顾在东京街头流浪的孩子。平成十一年的时候,因为经营不善,福利院关闭了一阵,平成十七年被一个有钱的医生买下,重新召集人手,改建修缮一新后,便成了现在的“山之家私立福利院”。

简介旁边,现任院长年轻英俊的笑脸温柔又睿智,是和相叶不一样的精英微笑,和屏幕里圆圆的眼睛对视了一会之后,相叶忍不住吃惊地大叫了起来:“这家伙,不是,樱井前辈么?!”

照片下边小小的注释上正是写着和相叶雅纪记忆中一样的名字——樱井翔。

 

二宫和也回到家时,发现迎接他的只有冷冰冰,黑暗的客厅,不觉皱起了眉头,虽然自己一贯晚归,但是相叶那家伙总是会记得给自己留一盏灯,和一份自己根本不会吃的微波麻婆豆腐。

今天如此反常的迹象让二宫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他关上门向内间走去,从书房门封里隐约透出的灯光和相巴嘎过于兴奋,极具穿透力的声音飘荡了出来。

“前辈那就拜托你啦!超级感谢!”

什么鬼?前辈?

二宫有些摸不着头脑,当年公开出柜的壮举导致他们身边本来就不是多的朋友纷纷避开,到现在除了当年真心相待的那几个好友和提款机大叔之外,可以称之为前辈的好友并不存在于二宫优秀的记忆里。

二宫冥思苦想,只能记起来最近新闻里报道的伪装成多年未见的好友借钱诈骗的罪行,一想到这里,二宫不免有些为自己那数目可观的存折上的零们担忧起来。

虽然相叶作为理科生来说还是蛮聪明的,但是因为他那从来不知道怀疑他人的古道热肠的好心也是吃过不少亏,后来遇到二宫和也,便再也没有出现过吃亏的问题了。

当然也并不是绝对,要知道相叶雅纪因为二宫和也吃亏,那可是甘之若饴。

总之无论如何,在感受到自己钱包将要受到威胁二宫和也表示是可忍孰不可忍,飞起一脚踹开了本来也没关严实的书房门,被巨响惊下到的相叶一蹦三尺高,一副受惊的兔子神情瞪着门外虎视眈眈的爱人。

“小和……肿……肿么了?”

被吓倒口齿不清的相叶弱弱的问道,无视了萌点的二宫和也怒气冲冲地揪住他的衣襟质问道:“什么学长?!借了多少钱?!快说!!”

“什么钱啊?借钱?小和你不是有很多钱么?”相叶被骂地一头雾水,也不知道和也在问什么,只是答非所问地反问。

二宫看出相叶似乎并没有做什么和钱相关的危险举动,便放下心来。只是对于那个学长,他真的是有无数的好奇和疑惑,两人青梅竹马那么大,对方身边什么人自己不认识,什么时候冒出来这么个前辈,实在是可疑,可疑。

但是看到相叶忐忑不安的兔子样,二宫心情又好了一些,笑眯眯地问道:“相巴嘎,你刚刚在和哪个前辈讲话呢?”

“啊!”相叶一副突然想起什么的样子,立马转身抱起电话大喊道:“对不起啊啊啊!前辈!刚刚不是有意忘记你的!”

“哈哈,没事,你们俩还真是老样子呢。算了,我也不打扰你们亲亲热热啦,明天见面再聊吧。拜拜~”

爽朗的男声从电话里传过来,二宫仔细听了一阵,依然没有什么印象,对方却还对自己很了解的样子,相嘎巴这家伙到底从哪里请来的神兵天降。

“所以到底是哪,位,前,辈,啊?”

被一个人晾在一边的二宫和也已经有些不耐烦了,相叶立马转过头安抚道:“是那个啦,樱井前辈,还记得么?樱井翔,医学院的高两届的前辈,我们一起参加过冲绳合宿的!”

“啊~那个嘟嘟嘴吃货精英男啊~”

二宫和也一个啊字九转回肠十八弯的,肚子里的心眼也跟着转了好几圈,那个早我们两年毕业的不怎么孰的学长,也难怪,那时候人家早就毕业了,不过这个时候突然怎么和相叶联系上了呢?

这边二宫还在脑子里捋着其中可能的陷阱和门道,就听到相叶在一旁发出熟悉的嘿嘿嘿的傻笑。他知道,这是自己这个总是自我放飞的恋人要提出自己可能会反对的要求了。这次这个要求应该和刚才那个樱井学长有关,先听听这家伙讲讲,再做判断也不为过。

“怎么了?”二宫和也习惯性地赏了个白眼给旁边还在傻笑的相叶。

“那个,小和,樱井学长现在正在运营一家福利院,我想……”

“……你想……干吗?”

被相叶一贯不按常理出牌震惊到的二宫有些不知所措,他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办,只能带愣愣地反问回去。

相叶笑到脸上都是褶子:“我想领养一个孩子回来。”

 

TEC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