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物语

【霆峰AU/欢乐满人间捏他】可爱的人1

你最可爱,我说时来不及思索,但思索之后,还是这样说。

                                                              ——普希金

----------------霆峰超可爱--------------------------------- 

陈伟霆是镇里中央公园——THE GREATEST BIG DICK——的漂亮但简陋的大门——的门前的街舞表演者。

他长相英俊而且性格幽默,豪放不羁的魔性笑声总是能感染所有路过——但却被他的舞蹈和脸所吸引的人们,大家常常是笑得前仰后合腹痛难忍而忘记给他钱。即使这样饿着肚子,他也总是傻笑着跳着舞,仿佛这世上没有设么让他悲伤的事情。

陈伟霆那么英俊,那么有魅力,以至于连城管阿霆都不忍心赶他走。因为他最喜欢的镇中心医院的林皓医生,只要下班路过中央公园,就会花上十分钟欣赏陈伟霆的舞蹈,并且他是唯一一个不会被魔性的笑容带跑偏的人。并且,他记得给钱,这点让陈霆钦佩不已。

不像临街开酒吧的张晓波那个傻逼,天天跑过来非要给陈伟霆伴唱,还和也想要给陈伟霆伴唱的许诺打架,然后满脸血的去找各自的男朋友,表示要放学(下班)小树林约架。

港真,陈霆特别烦他们这种没事找事天天打架的小赤佬,增加自己工作时间不说,还害得自己不能够暗搓搓地跟踪,啊不,是暗中保护林皓医生的安全。回家的路那么长,万一路上冲出来个劫匪想要劫财怎么办?!不劫财劫色更可怕啊啊啊!!!!!!

显然,他无视了林皓医生就住在公园一百米外的幸福大道1号的事实。

 

这一天是五月的好天气,从东边吹来的风温暖又带着花的香气。一如既往的,陈伟霆在公园门口卖力的跳着舞。因为是周末,公园里来着很多带着孩子野餐游玩的家庭,林皓医生轮休没来看街舞,城管陈霆气息奄奄地在门口维持秩序,驱散小摊贩。

“喂,陈伟霆,今天不许跳舞,快从门口起开,没看堵着了么?”

“矮油~”陈伟霆操着奇怪的口音解释道:“霆哥啊,我这里不是堵了,是大家想要看跳舞的说诶~”

“谁说没堵!你没看到面包店的大爷都挤得趴到地上了么?”陈霆拽着一个毛胡子老头义愤填膺地喊起来。

“呃……不是,”大爷尴尬地想要甩掉陈霆的手,说:“其实我只是假牙掉了,在找而已。”

“怎么可能!”陈霆觉得莫名其妙:“这假牙又不是挂在衣服上的,怎么可能说掉就掉?难道是人太多被挤掉的?!”

“当然不是,”大爷不耐烦地白了陈霆一眼,说:“是因为小伙子舞跳得太好了,我吃惊地下巴都掉了,假牙当然也会掉啊。”

“……”

“……冷笑话么……”

陈伟霆无奈地叹了口气,看着脸变成水泥马路色的陈霆说道:“霆哥是今天没见到林皓医生,所以才心情烦躁加肢体不协调么?”

“……”陈霆的脸进化成了柏油马路色,冷冷的说道:“陈伟霆,你涉嫌违章摆摊,无证卖艺,并且造成城镇主要道路交通严重拥堵,根据WE小镇第233条行政法规,没收摆摊工具,帽子一只,没收所有违法所得,并处罚金10元。好了,交罚款吧。”

陈伟霆呆呆着看着陈霆从地上捡起自己用来装钱的破帽子,不但把里面所有的钱都装进了他随身携带的小猪罚金储蓄罐里,还伸手向自己索要10元的罚款。

陈伟霆第一次见过此等阵仗,从他来WE小镇以来,还是首次被“抄家”。虽然他隔壁算命的陈三六也被抄过好几次,但是城管追命从来不没收钱也不收罚金,还带陈三六去吃饭,摆摊的小桌子小凳子也亲自送回家门口。难道这就是本地人和外地人的区别?!陈伟霆盯着快到戳到自己鼻孔里的手,心中欲哭无泪。

本来围在旁边看热闹的人们一看城管真开始认真了,立马眼观鼻鼻观心,纷纷作鸟兽散了。原本热热闹闹熙熙攘攘的公园门口立刻只剩下陈伟霆和陈霆,西门吹雪和叶孤城紫禁城之巅决斗般杵着,风吹过片树叶,空中划过弧线,寂静无声,一触即发。

再过一秒,我就跑,他一定追不上我。陈伟霆心中暗下决心。

再过一秒,我就抓,他一定逃脱不掉。陈霆心中信誓旦旦。

突然,一只白皙修长有力的手穿破这几乎凝固的空气,势如疾风快如闪电,啪地把一张十元纸币拍在陈霆手上。

“卧槽!!!”陈霆痛地弯下腰去,就好像那只手攻击的是他的【自主规制】。

陈伟霆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被英雄救美雪中送炭了的他呆呆地顺着这只手想上看向他的主人,好精致的衣服,好优雅的姿态,好白的脖子,好……好可爱的人。

 

可爱的李易峰拎着行李,拄着雨伞,一脸不耐烦地瞪着对自己发呆的陈伟霆。

“你好,请问幸福大街7号怎么走?”

TEC OR NO

评论

热度(6)